路边修车摊

贰零零柒年拾贰月北京 周二的时候发现自行车后胎在周一晚到周二早的某个时间被人捅了。 下了法语课去校园警察那儿汇报情况,彻底领会到了vandalism精神所在。今天和王大喜去了备案普顿换轮胎。备案普顿自行车店的小哥把整个自行车架起来,卸下来后轮,抽出内胎,充气,看是不是真的漏气,发现漏的不轻之后就换了整个新胎来。我和王大喜就想起来国内那种特有架势的路边修车摊,有一大片粉红色的橡胶内胎的那种。师傅会用一盆水把胎泡着,找到哪儿有露眼儿,然后在内漏气眼儿那贴上块小橡胶皮,再拿矬子慢慢搓半天,简直快成了一种失传艺术。那种修车摊还会有老式打气筒,就是没事儿会不小心沾到裤子上油打一次起一毛钱的那种。比这种店有感觉多了。下午是新校长就职典礼,不过我们明显的跑到备案普顿溜达去了。据说声势浩大的就职典礼还配上了烟花表演,想想美国大概也就独立日放放烟花。新校长登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新政策出台,当然我会希望她能让不烂差里面重新出现odwalla这种纯果汁饮料,要么就是jterm还能有能拿学分的课上(也就是有经费给jterm的教授发)。从odwalla这种基层愿望可以体现我是一个多么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啊,啊哈,哈。